Get, set – China’s Future thru lens of World System, my fire & fury

So I have to make something out of these:

Modernization and China’s future (12/11)

and in Chinese (for the material to be made). So I think it might be a good idea for me to go through it once, more relaxedly.

*

一開始我並不特別喜歡Ray Kiely的文章,甚至覺得佢有啲悶,因為佢不斷解釋不同的種類的依附理論、世界體系理論,然後再不斷反駁、提出他們的論證的不足之處,為的是展現其核心論點:「依附」呢個想法作為一個理論(Theory)並不可取,但係作為一個概念(Concept),去以一個世界經濟體系不平均發展(uneven development)作為起點去進行具體分析現實處境,咁就有用喇。不過好彩11月頭有一場讀書會的討論,負責present呢篇文嘅人都有成功勾起我對睇埋最後一段(佢作為一個concept有咩好)的興趣,加上依家又要交貨,咁睇埋之後由頭諗一轉,就明白呢篇嘢對於以依附理論為起點去理解中國的崛起,有可取同都幾有貢獻的地方。

Ray Kiely最精彩的部份肯定係後半,佢嘗試以「中國復興論」(Arrighi的說法:1400-1800年,世界一直以亞洲為中心,1750起歐洲以更高的資本集中度同更高的工資等,發動到科技革命,一時超越亞洲;不過亞洲以其高勞動密集同低能源耗用的工業再革命,最近十年再翻身,從而解釋中國的崛起)作為例子,說明世界體系及依附理論的最弱點:即解釋不平均發展的起源,以及長時間維持這種不平衡的運作機制(mechanism)。舉例,以上個例子嘅證據都幾流下(e.g. 歐洲的勞動力同土地生產率,的確係有因為競爭為本的資本主義的發展而提高,而唔止係某啲資本或工資相對高而帶來的世界價格比較優勢)。

之後佢以另一個由依附理論所啟發的「全球商品鏈」(Global commodity chain)作為一種分析框架(method of analysis),再去探討同一個問題(中國的崛起),就有有意思很多的收穫。他援引研究,指出中國雖然沒有在生產鏈上完全躍升成為掌握高增值生產技術的核心國,但係中國已經在東亞內部成為了製成品的生產國,並使其他的製造國成為其部件生產供應商(如泰國、台灣、菲律賓等),在此對比的背景下形成了中國在製造等級制中的上層地位。

由此,Ray Kiely再推演,其實以前話「原材料生產國」相對於「製成品生產國」的低進出口比價指數(declining terms of trade,即係賣原材料蝕啲,賺嘅錢買得返等量嘅製成品、比製成品出口國可以買到佢嘅嘢相對少 – 所謂的Prebsich-Singer thesis),在今日連大多發展中國家都其實可以生產製成品的時候,應該被update成為一種「低增值製成品生產國(low value-added, LVA)」VS「高增值製成品生產國(HVA)」的理解。呢個可以應用於一般的所謂已發展國家 VS 發展中國家,亦都可以應用於發展中國家內部的發展層級關係。

Ray Kiely同時非常著重進口替代工業發展政策(Import-substitute industrialisation policies, ISI)對於一個國家由LVA升上HVA、以達致資本主義世界體系商品生產鏈上的「晉級」(Upgrading)的必要性。佢覺得即使World system theories有佢極其戇鳩的地方,但係點都唔夠新自由主義(neoliberalism)對於發展中國家經濟晉級路徑的盲目看好咁戇鳩(佢地基本上覺得,一個國家只要由低層做起,好自然就會慢慢晉級上去-即基本的「現代化」理論的基礎)。仲唔好講呢啲新自由主義政策,根本上就以貿易自由化強迫發展中國家向製造業早已發展成熟的國家開放市場,面對來自他國的激烈競爭,喺過程中根本無可能可以做到(以前基本上所有發達國都用過的)ISI政策。所以強調「依附」作為概念同具體實證起點,依然有其莫大重要性。我們要強調不是「已發展與發展中國家的趨同」,而是兩者之間「基於變化中但不平等國際勞動分工的持續發散」。

Rather than promoting convergence between developed and developing countries, whereby the latter catch up or at least follow similar stages of development through upgrading, we have continued divergence based on a changing but unequal international division of labour.

Ray Kiely, p. 18

更重要的是,就著當前中國同印度等製造業大國以低工資於進入壁壘低(low barrier to entry)的工業(如製衣業)中作逐底競爭的現象,令人憂心的是,今個年代同以往的製造業發展形態不同,因著勞動替代型科技的發展神速,製造業吸納勞動力的能力已大大下降,造成發展中製造國裡「沒有工業化的城市化」(urbanisation without industrialisation),形成我以前睇過的Mike Davis講的「貧民窟星球」(Planet of slums)。另一方面,比起昔日在拉美等地有條件形成跨階級的民族主義ISI發展聯盟,今日發展中國家裡的資產階級因著資本迴圈的國際化(globalisation of circuits of capital),想要攞到錢就有賴有錢國家或者由已發展國控制的國際機構,因此它們更具「買辦」性質,形成以民族主義為中心推行ISI的社會及政治主體的機會微弱很多。

*

Phew. 之後就要講有謂「目前左翼思想界一場最重要的討論」(李民騏語):潘毅vs. 盧荻就中國國家性質是否屬資本主義所作出的辯論。

呢個reading list好的地方,係比我哋睇潘同盧較粗略的立場(佢地兩篇都好短,三版倒),然後睇基於上面兩者的立場與討論、數據同逐步推論相對紮實的李民騏文。

潘的立場觀感上係一種比較dramatic同narrative性質重、但係又幾熟悉的一種論調:中國在全球福利主義核心國面對利潤率下降打擊、由資產階級主導步入新自由主義的背景下,決定開展「市場化、私有化、自由化、國際一體化」天條下的1992年改革開放,步入了出口主導、勞動密集工業化路線下,使原有下崗國企工人及農民工步入血汗工廠型超剝削的說法。我估可能係同David Harvey的《新自由主義簡史》(A Brief History of Neoliberalism)有好多相似之處,而最近又真係學術圈裡周街都有人講Neoliberalism吧⋯⋯。

盧呢⋯⋯我因為聽其他人意見同讀過他的blog,本身對他有一點bias,似乎他是一個很想捍衛中國社會主義革命成果的第三世界主義者。他的看法是,新自由主義分為1980年代重市場化、90年代重私有化、2000年代重金融化三個時期。中國面對著融入資本主義的壓力,當中有「屈從」的地方,如企業所有制的比例上,私營企業大幅增加,不過盧認為去到2000s國有部門的比重已經穩定了下來;也有「抵抗」的地方,如金融化上面中國就一直成功死守,也沒有墜入拉美、東歐一些國家於上世紀末至今陷入的債務陷阱。同時,在數據上他不同意潘指外資佔國內生產總值過20%,按他的計算只有4%,而出口部門對於中國整體經濟的重要性,其實沒有有關血汗工廠等的報導呈現得那麼多

李民騏⋯⋯按我之前聽過佢(好似係夜貓的一條片,介紹他最新有關中國與全球暖化危機的書?)好似係個「毛派」,不過呢個派系事實上代表啲咩我真係無咩idea。不過在他的文章裡,我覺得他還是有理有節的,主要係用非常仔細的數據去砌低盧的立場,同埋比起其他論者,他有意識在行文間提出「推動某些政治方向的主體何在?」的問題,其實係同Ray Kiely最後提出的問題不謀而合。

佢首先就中國的私有化程度一點,指出其實眾多論者都同意中國的私營部門在改革開放之後大幅增加的不爭事實,而盧爭論的只不過是國營企業的比重在2000年代相對止住了跌勢,穩定了下來。李在數據使用上面反駁了盧,指出無論以1) 工業部門業務的收入(以國營、私營、外資及港澳台資企業三類,各自的某規模以上工業企業收入佔國內生產總值(GDP)的比例)、2) 利潤總額(反映市場上最關注的盈利狀況)、3) 淨資產總值、4) 各工業行業的業務收入(國有企業排頭的只有12個行業,大都是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裡常由國家經營的重工業及公用事業等,外加國家專營的煙草業;私企排頭的有27行,包括除煙草外的近乎全部輕工業、部份重工業及礦業;外資及港澳台資壟斷製車、電子設備製造等最高增值行業)、5) 全社會固定資產投資(國企不守2008年前的一半佔有率,目前的三分之一比率還下降中)、6) 城鎮就業的創造而言,私有化的走勢一點也沒有放軟

盧用以指證國家私有化只是「妥協」的,是2015年官方公佈的國企改革方針指明抵制私有化,但同時要求國企市場化,前者是官方十多年來必說的空話,後者有國務院、各省市、經濟顧問等眾多有實權實勢的部門推行,國企全面私有化對於李來說,只是時間問題。

他再就中國的金融化程度,說明他不同意盧的判斷之處。盧講到中國好像成功守死了金融一體化的防線,可是,李引述盧也承認,第一道防線「抑制銀行資本參與金融活動」已隨著房地產與股市的泡沫與震蕩、影子銀行為企業放貸,以致生產性投資的壓縮的行為早早失守,而第二道防線「資本流動管制」因為近年的外匯巨額流失(高官轉錢出國等?我都想知多啲,唔係好熟,例如中國有無一個官方固定的匯率,而事實上係有個黑市賣貴好多?我估無,因為睇電視係見到有人report人民幣匯率,但係事實上係點我真係好唔清楚),已受到很大的衝擊。李提到,事實上國內並看不見有抵抗金融化走勢的集團。

另一邊廂,2014年中國金融業佔國內生產總值的比重(7.3%)已經比美國高。李認為在2008-11年的金融大地震後,國際金融環境其實已經出現了一定的轉變:美國早前不健康地依賴增加居民貸款(household debt)以製造足夠國內需求去吸納過剩產品的模式,慢慢已經得到重新平衡。世界經濟的矛盾即資本主義無限擴張的生產,與勞動人民有限的購買力(造成相對或絕對不足)—很可能由美國轉移到了中國,留下中國出現巨形經濟危機的伏線。

文章中一個頗令人impressed的地方,是李活用世界體系理論解釋新自由主義的起源,以及中國在呢個背景之下所發揮的角色。簡單而言,世界體系理論將世界上不同國家,按照它們的經濟霸主或從屬地位,分為(1)核心(core)、(2)半邊陲(semi-periphery)、(3)邊陲三種國家;半邊陲國的定義,大概是成功爭取到一定製造業部門中的出口優勢,但仍然依附核心國為出口地(屌我要再確認一下);邊陲國以向其他國家出口原材料、再向他們入口製成品維持其最底層角色。世界資產階級在二戰以後出現大範圍的工人運動、民族解放運動、社會主義革命運動下,對工人階級及被殖民國作出重大讓步(e.g. 成立福利國家、容許獨立),造成主要核心國家的利潤率大幅下降、主要半邊陲國如拉美、東歐等地因誤對未來生產力過份樂觀、陷入債務危機等,造成資本主義徹底破產的嚴峻危機。因此,新自由主義是世界資止階級團結起來的一個大反撲:以不同的表現形式(如私有化、金融化、自由化、重要核心國家以去工業化削弱工人階級的談判力等),達致全面恢復有利資本積累的條件、提高利潤率的目標。

當中中國的角色係咩呢咁?李認為,新自由主義究其根本,始終都係資本主義,以資本主義的手法積累—即以較大的地理區域、廉價勞動力以生產大量剩餘價值。這比起以所謂「掠奪性積累」這種以超經濟手段(如暴力)作原始積累的手段,更為重要。中國的角色就係以世界最大支的產業後備軍去補呢一個位,讓核心及半邊陲國可以將本來利潤率已大幅下降的低增值部門轉移出去,轉而從事新的高利潤行業。呢一點其實對以David Harvey為首,非常著重核心國家的內部政策轉變、以及它們對半邊陲國的債務敲詐下,對「何謂新自由主義」的定義而言,係一個超級大的(and if correct,非常突破盲腸的)反駁

頭先講到中國內部的危機,李認為中國同其他所有經歷工業化的國家一樣,都會出現工人階級鬥爭性增強的一個現象,具體呈現就係由2007年起中國的勞資糾紛群體性事件激增,同時中國的平均工資增長率—一個反映工人階級談判能力的指標—開始超過了勞動生產增長率。而就算因為就業結構傾斜向製造業、因而普遍的超剝削依然存在(contra盧),對於資本積累所需要的利潤率而言,中國不斷上升中的勞動成本可能很快就會超出可容納的上限。

而同Ray Kiely又不謀而合的一個點係,以中國為首的發展中國家可以超越呢個矛盾的能力,比起以往核心國低N倍:中國無可能好似佢地想當年搵到中國一樣,搵到一個起碼有中國咁大、咁多人的地方去做低利潤部門轉移、然後再將全國人民生活水平upgrade到去依賴新的高增值產業的模式。李提到,資本主義的邏輯註定,可以成為從邊陲國拮取「超級利潤」的核心國必然是一個極小數,而中國要躍升去嗰個地位,就意味著要把本來所有核心國擠出外圍,which在現實政治同資源上是沒有可能的。因此,另一個「出路」是中國政府以強硬手段將國民壓在永不超生的超剝削命運之下,不過李就話:

歷史並非總是由上層精英來寫的。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水可載舟,亦可覆舟,被凌辱、被鄙視、被壓迫的廣大勞動群眾總是不甘寂寞,每隔一個歷史時期就要登上一次舞台的。

佢懶係嘢無講,但係要走出呢個如宿命般纏中國身的矛盾,最後一個出路,就是以工人階級為首的社會革命。(具體係要仔細N倍講,次次啲學術文章咁樣end,都搞到我有啲覺得好似比人點完一大餐「哦!」完好多次之後,再被傳返都係果個教的感覺 -_- 要真係落地咁了解最最最前線的勞動民眾每日面對緊啲乜、咩位會比人迫到爆煲決定搏一舖攬炒罷就,呢啲壯烈嘅大性情,其實回想起來睇中國基層的抗爭永遠都有呢種味道⋯⋯)

*

唉。為左交貨睇完上面啲嘢一轉,感覺上李民騏的分析intellectually係幾深刻有理的,而Ray Kiely個conceptual point都係高度吻合佢的研究方向,in that sense都是深刻的(無咁深刻啦。)不過最最最最大的感受都係,屌,中國大陸每日事實上發生緊的事,我真係可以話完撚全唔知,in this sense知道呢一大堆「看中國發展的方式」,其實到肉切身的意味還不是很近。我呢排都有些念頭,應該培養一下看關注中港基層動態的媒體(惟工都計嘅),不過屌,返工㩒住自己個頭睇完咁多字,有得放鬆嘅時候,其實真係唔係好想睇⋯⋯係我都係要㩒埋自己個頭落去果啲嘢,定係我本身就唔應該睇野睇到自己其他時候唔想再睇野,要adjust下個人as a whole呢⋯⋯呢個好似正路啲,不過都唔係好識實行。

*

聽日做監票員,要早瞓,但係有兩樣嘢,我都係好想講。

  1. 屌你老味臭閪,今日晏晝check下問卷response,見到呢兩句野我真係火滾到一個點,唔該打字嘅(我估係中大CUTA的人)仆街食屎死!!

(你的觀察)

(你的建議)

屌你老味呢啲無聊但係有啲地位的人對我(同我地)做緊的事的質疑,其實我成日都會take得好重、太重。我頭先做完gym諗返起,真係要上員總個網睇返佢地18年個工會通訊裡面、大家講過的理念呀經歷呀先定一定返個人。我會get very defensive,但其實同時我都會係心裡面好質疑,我做緊的事係唔係多餘?我係呢啲收成期高層的眼中係咪已經係一隻永不超生嘅眼中釘(因為我係咁喺個職員幾海度share員總新資訊,咁真係新嘛)、係咪一個徹底嘅joke ><。最可惡的是佢踩本人有無心於學術嘅呢個位(屌你老母臭閪我上面先寫完一大秋呢條presumably讀natural science的收成期朋友仔呢世都唔識appreciate但係影響佢第時有無得返大灣區退休嘅嘢)—頂你個肺你估我唔撚驚復工之後唔夠時間跟進我話過想跟進嘅嘢?你覺得我會in any sense compromise我對學術同理論同任何解釋make sense嘅程度嘅執著?你可唔可以碌返去你間可能有二噁英嘅辦公室檯底度suck your own dick instead of speaking???唔好咗鳩住個地球轉去好啲果邊啦建制大粒佬!!!!

好,rant完。

唉自從有人提醒過我做野可以diplomatic一啲之後,我成日都會好驚我會唔會做多咗,我會唔會做少咗,而我諗返起以往好多曾經一開始時期望滿滿,而之後因為心裡某些重要嘅位的失望、或溝通失敗(主要係我罵人或人罵我而有一方頂唔順),斷裂得都幾粒聲唔出就「啪」*snap*下。其實我面對呢啲嘢嘅自我表述能力同抗壓抗焦慮能力都唔高。呢樣係我想講下的第二樣嘢。

2.

尋日我發現自己一有空隙的時間,都會在想以往面對著一些重要的人,我有無做錯、定係佢做錯、佢點樣不能原諒地僭越了我,我又點樣按佢所說不能原諒地僭越了佢,總之有不少這樣的內心對話,而我總是要以一個不自控的倔強的苦笑,去證明給自己看我沒有做錯,而一切已事過境遷,all behind my back for the good。

所以最近都在這些時刻做多了10分鐘以下的瑜珈做間奏,調節一下心情,有時幫員總出完一個post、mon完一下response,個人又會興奮(mission done and out and promoted!!),又要做一節去回復平靜。

在尋晚的睡前瑜珈後,我真係一個mountain pose咁瞓在床上,不知為什麼可能真係有啲禪意上身,在回想起那些對錯與過去的時候,想起Adrienne剛才一句”choose to relax”⋯⋯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LI9upn4t9n8

⋯⋯突然想起了,我也可以choose to forgive⋯。到了今日,其實邊個啱、邊個錯,都真係真係完全無所謂、無意思。可能兩個都啱,可能兩個都有錯,但係最重要嘅真係,其實係某啲重要嘅意義上,我哋都明白大家,也只不過係用自己最擅長最純熟的方式,去communiate那種理解給大家,而since there’s still mutual well-wishing, we are still Aristotliean virtuous friends 🙂 .

Aristotle’s Timeless Advice on What Real Friendship Is and Why It Matters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18kSA8OxqY

Which is the thought that carried me through my hard English years. 我尋晚甚至有一下想到不同關係裡面,一些好相似的動態的再生,一時間真係順口地用「種咩因,就有咩果」去諗以後我可以點樣避免孽緣的再生、為自己為身邊嘅人種啲善因。(屌⋯⋯)

好吧,學下Adrienne,咩恩怨情仇都可以inhale再ex個hale放低,Namaste(合十)。

Author: Veronique

To be tenacious, patient and independ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