棘途綠州 — 波隆那漁人的漁夫

(draft 1)

如果要用一句說話去講我認識他們時有多震撼,那會是:你有聽講過有人可以用賣啤酒的錢,去自發營運一間集住宿、求職、醫療、情緒支援、康樂、救援行動、地方選舉於一身的難民收容所嗎?

那就是我眼前的二人,望落去朝氣勃勃、仲完全未做夠的Nicola同Guglielmo。兩位來自意大利波隆那(Bologna),一個學生城市,也是全國著名、左翼運動歷史悠久的一個地方。唔講完全估唔到,二人已經在Labas這個組織長達七年:Nicola自15歲起已在目前的Làbas所在地、以往的社區會堂打盹,Guglielmo則在該城大學畢業後,對前途一片迷茫之下,找上了這個混沌未成形的天地。我們相遇在上星期一(2/12)聲援被逐印尼家務工Yuli的行動上,當時正值他們來港一周、觀摩反送中運動之行的中段。

我正感嘆他們創造了一個如夢般的地方,我身邊的朋友即馬上更正我:他看見的是無數的血汗與困難重重。經營一個自發的群體如此不易,經營一個佇立在「歐洲堡壘」(Fortress Europe) 政治浪尖上的群體就更加不易。我自己都曾經歷過經營一些自發群體的跌宕,因此更加好奇:為什麼他們能夠成功凝聚一班年紀極輕的朋友們,維持著維繫這種群體必須的信任與紀律,組織起一個真正與在地最弱勢融為一體的有機空間,並能有效無懼地持續對外介入不同的政治事件?

結構(*者為要research):

  1. 什麼是Làbas? (*規模、年期、範疇、成員背景及人數*)
  2. 他們身處在一個多adverse的政治環境?(意大利法西斯沒被完全清算的遺局、當前右翼主導的政黨格局、對波隆那與Làbas地區層面的影響)
  3. 當地目前的難民情況(*人數及來源地趨勢、融合情況、歐盟與意大利政府態度*、由法西斯主義者恐襲獲同情一事起,社會對難民態度之轉捩)
  4. 他們繼承著什麼波隆那過去所積累的運動力量? (*波隆那自治主義傳統*、波隆那火車站法西斯恐襲周年紀念傳統)
  5. 他們當前的組織內部的成功要訣:要有多有決心和膽色?(草根日常的社區中心起源、敢作敢想的醉言多番成真、各人的專責與興趣分工、財政自負、與社區與對外團體的強大互信基礎 -> 當地政法體系對走法律罅的默許、”Be water”不斷改進的精神 )
  6. 結論:自發群體中的極少數成功例子,有「法律罅」物資條件許可、巧合下的年輕骨幹、迫切政治議題、長年政治劣勢使然下的堅定團結。獨特,可複製度不高,不斷改進精神值參考

https://labasbo.org/

Author: Veronique

To be tenacious, patient and independ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your website with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