拋橋過岸 — 點解想寫員總?

呢個係稿單前傳。點解我想寫一篇關於員總的東西?我都要回想一下。好似係有個人同我講今次「幫」學生報一月號的方式可以變下,而我都覺得自己做作者”walk the talk”會好過做一個過文的角色,係度endlessly指指點點。比下人指點、指出一下自己思考的角度與漏洞,跟著要自己執漏包生仔,個角色係會唔同&真實好多。同我合作或者傾過計的人都知,我指住一舊有興趣的東西可以不留情面地講講講講講,講完抹抹口水就算⋯⋯(fuck⋯⋯想搵窿捐。算啦做得出唔怕認。)

至於點解係員總,今日食飯傾一傾先知,我對於繼承返以往一些對我很重要的人與群體做落的功夫與議題十分重視。例如員總,畢竟是多年前(五六年可不算少)砌學生報出版政綱時看過的2003「肥上瘦下」、大大小小員生合力抗爭中的浴火而生的一個團體,也是我心底裡十分重視的基關組朋友們一路有、依家繼續有努力去collaborate去砌的一個團體,更是我依家的老細由2000年畢業起打拼的職工盟、同依家一系列”新”工會嘗試的成員之一,我會見到它是其中一個可以聚合運動後被政治化的能量的一個據點吧。不過今日有朋友話外國經驗係一啲職級、處境相近好多的團體先方便抗爭,員總呢種大包圍係好難做,我還沒有好好仔細想過。

員總可以同基層前線工友「坐埋一臺」開會,都係一樣我幾珍視的過程,呢個「員生大包圍」更令我感受得到校園每一個角落每一個人都有他的位置,與應被看見、聆聽的地方。呢啲經歷其實都會解答到我多年前見到啲舊學生報,成撚日係度講員生共治、校園版要營造到個社區氛圍(當然我地係失撚敗到仆街)呢啲當時那一年聽落,都令到我R撚晒頭的說法。(我幾記得我在一場初生之犢般在長洲呆坐,如常乾煎煲湯的討論裡,心裡完全不明白點解要傾或者搵啲興趣莊,儘管我傾得很起勁。)今次中大守衛戰一劫,同員總的朋友一齊度下有咩校巴/巴士線需要,有咩canteen搞咩,有咩職系的人要返先又有無糧出,我真係會感受到中大好似區選的一個區,區係真係要落手做出來。(當然我地,不如話我自己,都仲係條毛都未做起。)

所以唔講都唔知,我係懷抱著好多歷史情感包袱同提問、答案的發掘,去接觸員總呢一個組織。入去王福元樓103室之前,我已經抱著一個「員總」在胸間。

Not to mention 那個中大守衛夜的共患難一夕。那天我們在一場龐萬倫的師生平等對話之後,還在烏托邦似的眾志堂裡食自助飯的時候,有兩個blackbloc人走入來說炸彈與警察進場的傳聞,我們連飯也沒吃完就急急腳跑走。那一晚我幫員總出緊急聲明、一班人在明亮如舞室般的會室傾閑計(大家都比手機上的朋友悠然自得),晚上睡在門前一張瑜伽蓆上。這個在會室無刷牙睡覺的儀式,好像在我心裡,奠定了這個地方之於我的重要性。

更別說所有早一兩個小時在聊的staff們,不論年紀職級,都是很好相處的。(可惜那天沒有工友在一起。)

所以呢,我是想待在這個地方一會兒的了⋯⋯even if not formally。這是我心底裡的話。(我真是一個很容易被收服的人⋯⋯as long as the right button is clicked⋯=) )

也許這場自告奮勇的寫作,也是要幫自己在這股濃濃的情感之餘,共同理性認真向外闡清一下這個團體是什麼、當前在做什麼、以前做過什麼、以後還可以做什麼。就當是一個小小的Manifesto as if I am running for staying there – the voter being myself, and a group of trustworthy dear friends. (想起在英國的時候,學院Junior common room那張小小的彩色的候選同學自介。)

*

題目:中大員總 —如何發揮潛在的政治力量?

為什麼想同報社的學生,以及廣大的中大同學講員總?我諗最直接的原因都係,反送中的抗爭手法不斷尋求創新,使人開始把目光放在罷工之上,而大家慢慢在一場場動員式罷工的失敗之時,開始把目光放在工會組織之上。我自己其實都係因為呢個大局勢的原因,在11月初填了入員總的申請表。

我諗,全校有意於反送中抗爭的教職員、學生,都會對員總作為工會可以發揮到什麼作用感到興趣;另一方面,唔一定支持抗爭,但實際上對因抗爭而來的停工、復工等安排有不滿或怨言的職員,都可能感受到有工會反映一下底層意見的好處。至於在抗爭出現之前,就一直認同工會所做的事與自身認同的政治目標或直接利益攸關的職員,我的短暫觀察都只有少數,不是主要對話對象。

我想結構大致如下,內容會以訪問員總成員構成:

  • 員總本身:中大內三大工會最後成立的;介入了03肥上瘦下、09年導師正名行動;職工盟屬會;factbox on 會員人數、理事組成、會費、同校方的法定關係(+有份開的委員會)、恆常會務
  • 反送中運動中的角色:出聲明多(反送中、要求中大正視警方性暴力、緊急禁制警方進入中大等);不少私下與校方高層的溝通;復工前安排清潔校園安全工作坊、聯署關注前線工友及全面復工安全;復工後問卷收集校園問題意見、公佈結果
  • 面對的限制:人力不夠;私下與校方溝通時常被當耳邊風;群眾基礎不足以集體施壓(依家多了新會員自投羅網)
  • 突顯所面對限制的事件—被職工盟問及能否響應三罷的尷尬:目前動員力未能做到,也未有機會搞意見收集/投票去理解員工意向
  • 未來方向—如何連結職員、擴大會員基礎、連結新會員及招攬組織人才:點睇一些可行的方向,如多些同事對校務意見的交流、整合再公佈(e.g. 新組的對話,題材由交通、師生平等交流、到流浪教師待遇不等。)?多些現有會員分擔及擴展會務?多些招募會員的方式與場合?

Author: Veronique

To be tenacious, patient and independ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your website with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