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e one

我想對於沒有外在目標的生活,我有一種懶惰,我會閉上理論與經驗如流水橫飛的that side of the brain,進入對溫煦怠慾的徹底追求。而我願意去承認、擁抱,那份追求對於我的defining 價值,以及以往我自己在自己與他人驅使下不斷壓抑、扭曲其形狀,對自己與他人造成莫大的創傷。

然而這份懶惰終究是不堪一擊的。當有人以真摯的心情,提出一個質問,那個理論與經驗我的不耐煩以及不欲溝通,令到彼此都很辛苦。這常常發生在我和我爸身上。他會send一篇真知灼見比我,問我一個政治問題,然後我非常不耐煩地叫佢自己google,或者乾脆不理。

那些以日常對話體、常人的感受與認知進行的政治對話,對於我來說總是莫名其妙地艱難、不情願。在以往的一段關係裡,對方很擅長這樣做,那種對話仿彿天生就在他的骨子裡。而非常非常難堪的是,最後我們二人的對話,窮得只剩下sex joke,在異鄉浸滿世界歷史的土地上。

要從頭面對、回應一些與我當下的行為與思路已差很遠的事情,我會很容易感覺到被質疑、被侵犯某些思想的疆域,或者我不能接受我由始至終都錯了的可能,那樣我與我的世界會崩塌。我太過怕「錯」,有對人影響很深的人曾這樣說,而我同意。所以會進入一種很defensive的狀態,我那位愛對話朋友最清楚。

我想為了這個世界,我個人的世界裡我啱係無意思嘅。為了把我有幸接觸與認識到的世界另一些風貌,與我身邊關心我、愛我的人以及更廣泛的大眾分享,我必須學會放下自己,放下那些思辯裡保持自立不敗之地的必要,再從心底裡支撐我向前的鐵樑裡,提取一些故事與片段與大家分享。

這樣才不負曾無私為我付出過耐性與時間的前行者。

*

想講的片段有:去新工會街站傾計,學識車長都有通宵更啦、籌備女工展覽看過的女工生平啦、員總工友杜總煮糖水種瓜有幾可愛啦、聽到街站護士話罷工都要返night更有幾sad啦、以往有聽過朋友因為性取向而如何徘徊崩潰邊緣、⋯⋯

我想我的「工作」也是我生活的一部分,而我想用這些擦過心靈的片段說明,所謂的階級,所謂的性別的重量。

這些東西要浸出來,一時三刻,三言兩語,都無法互相理解。

我有讓人進入自己這些私密敏感處的空間與意願嗎?你又有引導與聆聽我的心機嗎?

Author: Veronique

To be tenacious, patient and independ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your website with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