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思憤怒

人會感到憤怒,通常是因為覺得尊嚴被踐踏。一個人如何評估自己的尊嚴,有很多種標準,而這些標準,通常是與「什麼是我本來有的,不被隨便剝奪的」這個概念有關,而這些介定自我的方式,又往往社會地位、政治經濟地位密切有關,也和道德倫理的判斷有關。

〈來直面憤怒,我們最不想面對的「情緒」~~寫在第九屆香港社會運動電影節之間〉— 李維怡

來到這裡,我們又重回到前文討論「背面的共同體」時,所談到的概念:「犧牲」。

這個概念,只能靠信念(而非計算效果)而行動,而信念,就是憑著一種價值觀而主動將自己的維度全盤張開,交託給一個未知/神/不能控制之事物,是一種純粹付出、不為佔有、不為結果的「非理性」行為。必須釐清的是,這種狀態,是一種主動的、以利他為慾望本位的自我完成式,也可以說是一種清醒的、具反思性的、充滿自信的行為。

另一種看似相類但其實相反的狀態:膜拜權威,為權威奉獻一切,無需思考便以權威送下來的知識為真理,進而無法反思,故一碰到未知與不能控制之事物就大為反彈、不能分析。這種自我完成式,其實核心的慾望本位是利己的,因為這不過是一種「跟大佬,受保護」的狀態──這就解釋了為何有些人明明相信了導人向善的宗教,卻還日日為惡之事了。

〈在愛情集會中尋找「更危險的事物」──真實電影與愛慾主體 〉,李維怡

維怡的文字十分溫柔易懂,她好像有幫人解一些思想的結的力量。

最近反思,自己有憤怒的時候,是為了什麼原因?想是覺得尊嚴被踐踏,被無理地扣上一些帽子,並且沒有方法反抗/自我表述。憤怒背後的需要是被明白,而只要自己想清楚一次自己的用意,就能夠抵抗面對批評的脆弱。

以往具批判性地看社會的生活方針,我覺得似「跟大佬」一樣,想找到一個「必勝法」,有能力面對種種被揭穿的社會深層不公、波譎雲詭的道德問題與生活掣肘,做應做的事。可是,我也是時候清醒起來,學習以自己的信念與方式付出,用自己的步伐走,不讓以往聽過的種種道聽途說,主宰對理想生活的想像與追求。

偶爾還是會憤怒,會介意,像一身芒刺拔不清。只要明白到,它們根本傷不了身,學習共處,希望能與亟欲保護自己的一面共存,再學習開放自己,接受世界的衝擊、與很怕面對的批評與出錯⋯⋯ ><

Author: Veronique

To be tenacious, patient and independ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