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w Roar 樂評 – 自我軟弱的溫柔昇華

接觸 Low Roar的音樂,由朋友推介下玩PS4遊戲”Death Stranding”〈死亡擱淺〉開始。故事講述在「死亡擱淺」這神祕事件造成大量死亡與國家崩解後,一個獨立送貨員在不情不願下,接下將美國各地下市重新連接到網絡上的任務,過程基本上是徒步由東岸走到西岸。第一次聽見Low Roar,就是那首很Iconic的〈Don’t be so serious〉。我(代入主角Sam)背著貨物走過滿是石塊的草地,沿河流走到山巒之間、朦朧看見山峰上的目的建築頂,音樂放起,鏡頭拉遠。當時我感到很新奇,但還沒有fall in love with遊戲中的音樂,只是聽親有歌播,就知道前面的一段路可以放心行,無大障礙。

後來讓我驚艷的是,無聊上網聽Death stranding大碟其中一首〈Bones〉。男主角代入Sam, 女的對答聲很像遊戲中一角色Fragile,兩人一起和唱 “I’m a long way from home”的時候⋯⋯同個遊戲的氣氛配合得天衣無縫:路上的Sam,真係a long way from home、甚至可說是始終無家。之後,我隨機播Low Roar其他也有被收入Death Stranding的歌曲(在遊戲中能逐步unlock),開始覺得十分舒服,間中循環play下。漸發覺,它們有清洗自己雜念的感覺。It’s like bathing in safe, cool-warm fire that very gradually reinvigorates。

Low Roar的男主唱有一把Folksy、轉音悠長美滿的聲音,高音空靈如煙、中低音沉實圓潤。今次想集中講一首對我意思特別悠長的:〈Breathe In〉。

*

最近認真些聽,好似睇畫一樣,會開始isolate得出、見到唔同的音效如筆觸,如何交織出overall那種流動、flow的效果。

歌首以低吟、與弦樂器的梵音(即係條弦線本身個音既高1或更多個八度)起始,不同的梵音響起來,有點像交響樂團試音時的無序不一,但交織起來,製造了一個極地般玄妙的異樣時空。男音一起,就像極光緞帶順滑、朦朧地亮起。新句起音或中段音,採用溢出Major Scale、出軌的高音製造眩光位,每一個consonant(輔音,非vowel,如b、p、d、k 等)雖小但異常明亮。

第三句 is my favourite:

/Time, it creeps and crawls and reels me in

(喻時間為滑溜的蛇狀異物纏身,just a perfectly觸動感官的暗喻⋯⋯⋯

而且樂句的緩慢、拉長嘅節奏,同漸上再下再上行嘅音階,係完全reflect到呢一個比喻嘅每一下蠕動⋯⋯

Not to mention果句’creeps’, ‘crawls’, ‘reel’ 本身都係有類似half-rhyme嘅美感⋯⋯)

Sinks its rusty hooks in my skin/

Chorus將人同歌手一齊帶去一個禪境—男音把自己的深呼吸,幻化成一支笛般繞樑幾重的長音:

/I breathe ————in

I breathe———— in

N————o /

到中段,結他與輕鼓加入,為歌曲加入向前的脈搏與動力,也amplify煙般chorus拉長一個音時的張力。當中有Minor key的結他聲,像前行時走到棘手處,再由major化解。後來加入弦樂—本來弦線上用力拉弓,就最擅長展現音的張力。

最後以主音同一段波浪般的吟唱,巴洛克式Fugue般定點加入,交疊前面未完的吟唱,和音交織出一個能包實聽者的溫柔搖籃。

聽了無數次,最後撰文前看歌詞,才發現這歌是一段非常能產生共鳴的內心對話:

When the dream controls my attitude/ Tells me what to say and to do / Spare or never see the same sun twice / Oh / I breathe in / I breathe in / No

當腦海泛起外來的力量,想要控制我的所思、所想、所做——我深呼吸、深呼吸,說不。

當腦海泛起外來的力量,想要控制我的所思、所想、所做的時候——聽者我,也要深呼吸、深呼吸,向這個並不是真正的我,說不。對於目前漸漸發現內化的自我監控者 vs. 真實的疲憊我來說,唱呢一句嘢,是最好不過的方法,日常提醒自己:the choice is in me。

*

有聽Low Roar的其他歌曲(極度推介就咁播有以上幾首的playlist),就會知道主唱在歌裡,寄以很多日常中憂鬱的小念頭、不自覺地蠶蝕著的自我質疑。如〈Slow Down〉裡他就說: “I’m a man of my word I could say/ Probably, maybe not/…/ I’m a bastard, a self-centered Jim/ I’m a loaded gun⋯⋯”。或〈Patience〉裡,他說: “I’m sick of losing /my patience / …./ barely concious /oversensitised / feeling weaker/ as I stumble around”,後來重句裡,甚至直接叫這種感覺去 “Get out of my mind”。乾看起來,可能覺得很無病呻吟(為賦新詞強說愁?),但聽起整個編曲與唱腔,你會真切地感受到,那些被分享出來的個人痛苦,是很真實的。有時歌者不斷為逝去的感情追悔,有時為自己的軟弱而自我鞭韃,所有野都很日常。

這是音樂超然地連結人的能力:光聽,世界這端的我已能分享這些,因著自己不同的backstory,都感受過的孤單、自責,如何重複一次又一次敲門、纏身。不需要有什麼情緒問題,我甚至想assert,這應該是現代發達國家裡,在原子化家庭或關係裡生活、打著追著意義不完全明確的工作或學業,每一個情感匱乏的個體,都經歷過的時刻。或深或淺。

而Low Roar如實地表達、分享這些集體皆有的個人私密之餘,總是紀錄他自己應對這些時刻的過程,也溫柔地以一般在末端重覆的、以大調為主、音律和諧、升調後的樂器(instrumental)句,轉化、昇華前段。聽起來的感覺,就像從迷茫的空中起一條樓梯,重建溫柔的秩序,一步一步接你返落地面。最後首尾呼應,像一輛駛過再漸漸駛走的車,將煙般縷縷的樂絲駛走,回復它出現前世界的沉默。

我最喜愛的作曲家——奇斯洛夫斯基的拍檔配樂家Zbigniew Preisner曾說過, silence is necessary in music。所有的音符組合,都是為了昇華樂句之間的靜默。

In Low Roar’s music, the criterion is met for the second time.

Author: Veronique

To be tenacious, patient and independ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

Create your website with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
%d bloggers like thi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