踏實做人!

(原為發給共修群組的分享,現轉發如下)

嗯,讓我也講一下去完共修的感想!

下面的故事很長,我最想大家知道既係,去得心地,我的心態從來都係:沒咩好收埋啦,根本無野好lost,大家都係來放開自己,倒不如做盡些、盡興。想喊就喊,想講就講,反正啃在喉頭不舒服。

係因為咁,我先見到自己一路睇唔到,果個默默承受自己每分每秒嘅自我批評、好怕人地「唔要」我嘅自己。我相信你地都能夠,同心入面果位一起長大!

*

記得有很要好的朋友說過,我是那種有很多工作才會”Thrive”、容光煥發的那種人。沒有工作、沒有任務,就會呆在一旁,開始很不安,不斷在想我還有什麼未做、要做,開始懷疑自己的價值⋯有工作的時候,做得好就像有腎上腺素刺激一樣,會有力「爆」落去;做得有少少唔好,就會不自覺地擔心人地點睇我,都係最近幾個月先開始識同自己個,個擔心好似太誇張喎、唔洗咁上心、小事⋯⋯

我一直以「做學術」為目標,約兩個月前下定決心,報定名讀postgrad,咁好彩有機會的話,下年咪去咯!過去一個月,報名期間不時心神不寧,一看到報名相關的網頁等等就肚痛,強烈責備「咁小事,自己點解咁遲都未搞掂?有幾難?」,以往一些焦慮的症狀也稍稍出現,中間休息、唔理過報名一兩星期,最近又pick up返。然而,感覺自己心底裡「不想做」正在做的事的聲音,愈來愈大聲,但係自己個腦同個急躁既心,都命令自己要做落去。

星期六去共修,本來也是抱著輕鬆分享下這些焦慮的心態,希望放鬆一天。不過大家同Chris唱一些青春無敵的歌的時候,勾起了我責怪自己不夠珍惜以往一些大學時期伙伴的心情,其實已經有點想哭。之後提及自己感情狀況上的鬱結,被Heidi戳兩戳就喊得好緊要,但係我頭腦真係理解唔到我有咩好喊,不斷想解釋辯駁自己個狀態,「其實我自己明既」、「有咩好喊呢」,結果要Heidi shut me down,叫我闔埋眼,看見內心那個「千年孤兒」(?)。

我從俯瞰的角度,看見漆黑侷促的房間,有一個沒有面目的火柴人,頂住一道鎖上的門,想推開但沒有可能。我慢慢用更接近的視角看見它,它軟弱無力,坐著完全不想動,背脊緊貼著牆,空洞洞地望著面前慘白的牆壁,沒有思緒。共修的朋友們坐在我身邊,加上Heidi的指引,我慢慢覺得那空間可以擴張,那人能夠轉身面向我。

慢慢地,我好像看見我還在讀小學的妹妹的樣子,她有時被媽咪責罵後,也會自己瑟縮在房間一角,不讓人看見她在哭,很委屈的強吞眼淚,看得我也感同身受、非常心翳。有這個想法,我當然覺得妹妹不需要這樣,我要把她拉起身。

於是我就像密室逃脫電影一樣,很緊張的想著可以如何逃走。我想從最近的門離開,但那扇門通向我家,那間房剎那就是我小時候,被媽咪責備後要罰「困黑房」反思的睡房。我不敢讓媽咪知道我想竄走,不可以⋯⋯

後來Heidi提到右手邊有扇門,我看著是對面,就推門出去,見到一個賣爆谷的地方,那是我的情人會買來安慰我的食物。可是我心裡覺得,這個地方也很狹小,和以往的房間緊緊相連,於是慌忙再推另一扇門出去,終於看見一望無際的白光⋯⋯⋯⋯相比之下,我們從中走出來的那幢建築好小好小好小。

像劫後餘生一樣,我和妹妹般的自己坐在那幢建築牆邊,抖抖氣。還不是很敢站起來,前往未知的前方⋯⋯

「催眠」的部分完結,之後我們有個活動,一起從「過去」走到「現在」,再走到「未來」。從「現在」走進「未來」一刻,我感受到我有好多好多嘢會失去,我好想繼續捉實果啲嘢,例如係學術人的身份、同人地解釋自己的將來,講一句「去讀書」大家就會好支持、在身旁隨時可找到的情人⋯⋯⋯⋯我真係無信心,一下子放低呢啲令我心裡踏實的事物。可是我一轉念,想到「踏實」的真正意思是走進世界,與人產生連結與帶來改變,再想起我身邊已有的伙伴和資源,才明白到要真正地踏實,首先要放開外在那些「唔捉實就會死、唔可以唔做」嘅東西。

最後我許了一個願望,希望能踏實做人。

昨天放工回家,掂到application的東西還是有心焦不安、睇緊電視都會怪自己「點解唔做埋去先?」嘅感覺。我回想起以前,我讀香港的大學時,為求安心報個外國名校;我讀名校之後,為求安心花200%的時間讀書;去年初工作的時候,為求安心又報一個Master(最後沒去成);現在工作的時候,為求安心快捷跑上軌道,又報一堆大學。做的時候,往往覺得「死喇佢唔一定收我,點算」;最終每次人地收我的時候,我又開始覺得,其實我並不想去。

學術的路好長,每一次交文、每一次申請野,都可以係一個同樣「死喇死喇、弊喇弊喇」既時刻。想到這感受不會隨完成目前呢個application而完結,我終於做了個決定,覺得要留低,不再急著把自己塞進一個制度的位置之中。

決定以後,今天倒覺得有點不知所措,唔知要做咩好了。第一件事就是按答應了阿美的,寫這個(過長的)分享,讓共修的朋友們知道我喊到癲為咩,也讓你們都能踏出你們的一步,看見自己過去的pattern,勇闖未來。 ❤

p.s. 以往的我會小看這個軟弱的我,不時將冀望放在一個遙遠的地方,能start over,認識什麼很有意向改變社會的群體與情人。現在我覺得,唔會被「唔要」、被包容、能互相信任的需要,也是很真實的自己、真實的別人。想是時候付出改變自己、為人付出的責任!

Author: Veronique

To be tenacious, patient and independent.

Leave a Reply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Log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Change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