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獸之子〉- 溢出言語之外的秘密

日系暑假的來臨,執拗地不願承認被接納的慾望、認為自己不配被發現的女孩,遇上了科學無法解釋的從海洋長大的男孩。那些過份優美悠哉的海游畫面,預視短暫的快樂,消逝的必然,無法向外界傳達的震撼。父母、學者的歸邊選擇,經歷非言語能達之事的小孩,坐上貴賓席觀看生命的祭典—二人的來源就是人類與宇宙一切生命的來源,所有的鯨獸以超越人類認知的方法向全球宣告:新生命的到來,舊有的更替。

〈香港製造〉:過目即忘之痛

陳果,〈香港製造〉,1997

〈香港製造〉一劇以豐富的市井生活密密麻麻、鏽縫斑爛的畫面,描繪於其中穿插、恍如漠不經意踩滑板蹓過的啡髮橙濾鏡、瘦削頑強的稚嫩低端生物,如何趾氣高揚地貫徹自己守護弱者的執著,將被遺棄、同伴被出賣之傷痛,變成近乎無痛的尋親、尋仇、行凶搵食等日常動作。而驅動爛泥生活泛起漣漪的,只有受女校教育重牆保衛的許寶珊將遺訊傳達「大人」一方之心意。

中秋等人踩墓頂才能逃離偽善「大人」,貫徹所思所想地戀愛奔疾,終鏡也是被未入世的小天使繚繞下,從此happy ever after的羅密歐與茱麗葉。而這些「大人」對這些無望如行屍的「後生仔」身上痛苦,狠辣地過目即忘,反是四人相濡以沫,以性以暴力貫徹做人原則。

「咩時候殺人唔洗填命?」一覺醒來,消化龍、屏死訊的秋,問當晚將娶母親的雞仔強。
「打仗嘅時候掛。」

意願被賤視,走投無路時,四人互為彼此暫時脫俗的窗口與牽絆。秋、屏、龍各自有夢,因他們感應承受珊的痛苦之籠罩,可恨是一切如常、無事發生般的大人世界。

Create your website with WordPress.com
Get started